2019年度回顾:对防范金融犯罪工作进展的思考

0
33

2019 年是动荡的一年, 各国在反洗钱、反恐融资和制裁工作中都取得了巨大进步。公认反洗钱师协会 (ACAMS) 在亚洲已拥有超过 2.5 万名会员。这一年也受到了下列事件的影响:

  • 不断加剧的贸易紧张局势和日益复杂的制裁形势
  • 银行服务和产品的转型
  • 推动反金融犯罪胜任能力要求的提高以及金融犯罪合规受众的增多
  • 对改进反洗钱效力指标的迫切需求

回顾亚洲重点执法行动离不开两件事,需要对它们做进一步解释:

  • 香港监管机构对国信证券的负责人和管理层进行了纪律处分,因为他们实施的反洗钱流程和控制制度存在缺陷。
  • 中国人民银行对四个中国实体处以罚款:交通银行、平安银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银河证券和中国人寿,因为它们在开展反洗钱 / 反恐融资工作的过程中,在验证客户身份、交易记录和可疑报告方面存在疏忽。

这两项执法行动显示,整个大中华地区对相关工作的期望值不断提高。总体而言,亚洲监管机构不仅提高了对金融机构的期望,同时也提升了对特定非金融行业 (DNFBP)群体的期望。

贸易紧张局势和制裁

制裁是彼此不满意的国家使用的经济和政治武器。多边模式崩溃并让位于单边行动,使供应链进一步复杂化。因此,合规专业人士必须适应不断变化的制裁形势。

亚洲似乎成为热点地区。相关挑战包括如何纳入数量迅速增长的新增特别指定国民以及形式繁多的次级制裁。

皇家联合服务协会的 Tom Keatinge 从最底层观察到,有许多公司和专业人士对联合国不扩散和制裁要求缺乏基本的了解。规避制裁的行为时有发生是因为许多私营公司不理解错综复杂的规则。

同样,恐怖组织继续得到资助,在未被发现的情况下通过金融和非金融系统转移资产。菲律宾、斯里兰卡、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发生的恐怖融资活动凸显了对资深制裁专业人士的需求。国际制裁合规师 (CGSS) 认证受到市场欢迎也就不足为奇了。

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导致贸易洗钱活动增加,因为合法企业和不法企业需要自我调整,适应新的贸易壁垒和关税要求。企业和金融犯罪专业人士都在努力,加大对供应链、海上活动和贸易活动的监控力度,克服国际贸易规则崩溃带来的挑战。全球经济变得更加复杂。

银行服务和产品的转型

智能银行可在金融机构、零售客户以及企业客户之间搭建一个无缝平台

普通观察者都会看到数字银行、虚拟资产、加密货币和分布式账本技术的魅力。然而,金融犯罪专业人士却对新产品和服务感到日益焦虑。各种企业都在努力向市场、客户和股东展示他们在新兴金融科技和监管科技领域取得的创新。监管机构正在为各个行业制定新的指导方针和条例。

通过积极的举措,监管机构和私营机构对金融领域有了更多的参与、指导和监管,但这一进展也加剧了网络犯罪和紧急状况的威胁。

数字银行是一种金融机构,通过互联网、移动应用程序或 ATM 处理所有交易。就香港而言,数字银行是一种创新手段,有助于促进智能银行时代发展,加快支付流程,改善客户体验。智能银行可在金融机构、零售客户以及企业客户之间搭建一个无缝平台。

2019 年 3 月,香港金融管理局宣布批准向 Livi VB Limited、SC Digital Solutions Limited、WeLab、众安虚拟金融有限公司等合资企业和金融科技公司下发四份虚拟银行牌照。

  1. Livi VB Limited 是中国银行(香港)、京东数字科技和怡和集团共同成立的合资企业,该公司围绕数字交付模型开发“智能技术”,如区块链、人工智能和虚拟银行产品的运用等。公司致力于将电子商务平台与银行平台结合起来。
  2. SC Digital Solutions 是渣打银行、电讯盈科有限公司、香港电讯和旅行社携程共同成立的传统型合资企业。此合资企业将电信、银行和消费产品整合为单一数字平台,将 tap-n-go 的消费功能扩大至现金管理、借贷产品、信用卡和奖励计划。
  3. WeLab 由长江和记 OM 集团、马来西亚国家主权基金 (Khazanah Nasional Berhad)、马来西亚世界银行集团国际金融公司、阿里巴巴创业者基金、红杉资本、建银国际和多家欧洲银行(如 ING)共同成立。他们的平台WeLend 通过中国、香港和印度尼西亚的移动应用程序为消费者提供贷款。
  4. 众安虚拟金融有限公司是一个在线平台,通过互联网提供财产保险和意外伤害保险。该公司由众安在线 (51%) 和中联集团 (49%) 共同成立。此次合作有可能为中国消费者带来新的产品和服务。

尽管数字化转型克服了消费者和经营方面的许多短板,但这一创新还需要完善反洗钱 / 反恐融资框架。此外,人们可能会说,如果没有传统的实体企业或分支机构,数字银行会带来新的技术和经营风险以及空壳银行的一些特征。数字化转型并非只在香港出现,其他几个亚洲国家或地区也采取了类似的策略,包括中国大陆/ 内地、菲律宾、印度、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台湾。

反金融犯罪的胜任能力

亚洲公认反洗钱师协会已成为解决反洗钱 / 反恐融资能力需求的关键参与者。为了克服培训和知识方面的缺陷,ACAMS 致力于在新加坡、印度、中国内地和澳门提供多种能力考试,跟上行业发展步伐。

举两个例子,ACAMS 与中国国家互联网金融协会合作,推出了包括八个模块的综合培训课程,解决基于互联网的不同类型问题。在澳门,ACAMS 正在努力解决针对(易受到洗钱或恐怖融资分子利用的)赌场中介的培训课程短缺问题。目前,胜任力正在取代能力建设。尽管许多国家或地区都掌握了基本的反洗钱 / 反恐融资知识,但这些知识并不能反映行业需求和合规职能部门需求。亚洲会员人数急剧增长,目前已超过 2.5 万名。大中华地区增长尤为明显。

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和互评估报告结果

互评估结果

简而言之,尽管技术能力一直稳步提升,但从 IO-1 到 IO-11反洗钱 / 反恐融资效力方面仍然存在重大缺陷;也就是说,大多数国家或地区的反洗钱 / 反恐融资制度存在重大缺陷。人们不禁要问,对数字银行和创新的重视是否转移了监管机构对建立改进型反洗钱/ 反恐融资检测和缓解工具的注意力。

新近观察

  1. 中国: 亚太反洗钱工作组撰写的互评估报告 (MER) 对专业监管委员会 (PRC) 不太友善。主要发现包括:对金融情报机构流程分散化的批评,制裁监控存在不足,中国金融机构对反洗钱 /反恐融资缺乏了解,引渡程序复杂,监管机构对特定非金融行业缺乏关注等。IO.4、IO.5、IO.10 和 IO.11 的评级为“低”,R.7、R.22、R.23、R.24、R.25 和 R.28 的评级为“不合格”。
  2. 香港: 香港的评级在亚洲名列前茅。互评估报告显示,香港围绕特定非金融行业实施了九项优先行动,加深了对国际犯罪的了解,将对外国非欺诈性洗钱活动的调查和起诉列为优先处理事项,增进对行业的了解,提升了制裁合规效力,加强了对政治公众人物的监管,提升了行业知识;除此以外,还取得了 6 项合格直接成果和 11 项技术合格评级。
  3. 印度尼西亚: 虽然印度尼西亚在 2018 年 9 月已经完成互评估报告,但还希望获得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的成员资格。此举将使其在 2019 年末再次接受评估。除了制裁监控(IO.11 和 R.7)以外,印度尼西亚表现相对较好。其希望能加倍努力成为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会员。
  4. 巴基斯坦: 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将巴基斯坦列入黑名单,因为其存在战略性缺陷,这加大了对政府的压力。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指出,巴基斯坦在弥补差距方面取得了有限进展,但这“并不表明其对[ 恐怖融资] 风险有正确的理解。”
  5. 斯里兰卡: 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将斯里兰卡列入黑名单,因为该国存在与特定非金融行业、恐怖融资、制裁等方面相关的战略性缺陷。最近的恐怖行为突显了执法机构内部存在的差距。

2019 年度回顾

台北和菲律宾的互评估报告尚待完成。韩国、日本和越南的互评估工作将于 2019 年底启动,报告将于 2020 年初发布。综合结果示意图将显示金融犯罪问题方面的未来发展道路。

随着越来越多的受众被纳入金融犯罪合规工作,亚洲公认反洗钱师协会通过各种研讨会和其他会议接触到的受众面亦不断扩大。

回顾 2019 年,整个亚洲地区在打击金融犯罪方面再接再厉,但需要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此外,金融犯罪本质上表现出不断发展的特点,这意味着我们始终都有更多的工作要做。但是,就如互评估工作所展现的那样,总体而言,亚洲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邓芳慧 (Hue Dang),CAMS-Audit,ACAMS 亚太区执行长,中国香港,hdang@acams.org

William Scott Grob,CAMS-FCI,ACAMS 反洗钱合规策略总监,中国香港,wsgrob@acams.org

The post 2019年度回顾:对防范金融犯罪工作进展的思考 appeared first on ACAM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