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只是转移注意力的幌子

0
36

去 10 年,贸易洗钱 (TBML) 无疑是全球各大反洗钱会议中最受人关注的术语。就像《两傻双人秀》(Abbott and Costello),不管小组成员在讨论什么,最终总会有人说:“但是贸易洗钱……”无论是否熟悉这个术语,大家都爱使用它,而且总是关注数额巨大的全球贸易。但是听说别人掉进交易陷阱,确实令人不安。研究和经验告诉我,在交易进行之时,早已过了洗钱阶段。换句话说,可能即将发生其他犯罪,但不包括洗钱。

贸易洗钱的重点是什么?

说贸易洗钱的重点是贸易,就像说“三牌赌一张”纸牌游戏的重点是纸牌。其实,贸易和纸牌只是干扰因素,贸易洗钱和“三牌赌一张”纸牌游戏真正的重点是资金。具体来说,贸易洗钱的重点是外币兑换和规避外汇限制。犯罪组织将货币作为商品进行买卖,从而清洗犯罪所得。犯罪组织将市场接受度较低的非法商品换成市场广泛接受的商品,即硬通货。犯罪组织从非法物品或服务的提供者,摇身一变,成为外汇交易商,从而实现洗钱。

电视、手机等交易商品在洗钱过程中不起任何作用,因为洗钱活动发生在商品购买之前。没错,商品是用非法资金购买的。然而,一旦非法资金脱离了非法敛财的犯罪分子,脱离了赚取非法所得的商品,非法资金本身就会变成一种商品,作为公平交易的一部分出售给第三方。但这丝毫无法减轻购买非法外汇者的责任。两个独立的犯罪计划为实现特定目的会相互连结,而外币兑换就是其中的节点。在犯罪大背景下,交易商品确实发挥了作用,它们成为了海关欺诈和走私计划的一部分,这些犯罪行为由国际企业而非跨国犯罪组织实施。犯罪组织出售其非法商品获得犯罪所得后,国际企业购买这些非法外汇,然后进行合法商品消费。

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

对外币和外汇交易的需求会导致出现黑市,但这种需求并非来自犯罪组织,而是来自销售合法商品的进出口商

要了解实践中贸易洗钱的运作原理,就必须先了解其起源。贸易洗钱将美元供应方与市场中的美元需求方相匹配。外汇市场,包括合法和非法市场(黑市),其货币价值均由供需关系决定。世界各地都存在非法外汇市场;因此,每天世界各地都有人使用非法外汇购买合法商品。

现代术语贸易洗钱源于哥伦比亚黑市比索交易 (BMPE)。Robert Grosse1 认为,黑市比索交易其实是商人为规避政府经济政策而创建的。1967 年,哥伦比亚政府通过了第 444 号法令,对外汇和国际贸易加以限制。此举是为了打击资本外逃,稳定哥伦比亚比索的价值。当时哥伦比亚最大的出口产品咖啡价格下跌,导致比索急剧贬值。

无论哪国政府出台此类政策,都会导致相同的意外后果。只要一国政府采取措施限制外汇交易,要求将海外销售所得立即汇回国内,就会催生非法或黑市外汇交易。对外币和外汇交易的需求会导致出现黑市,但这种需求并非来自犯罪组织,而是来自销售合法商品的进出口商。限制性政策属于经济政策,而非执法政策。这正是哥伦比亚出台第 444 号法令之后发生的情况。

一方面,哥伦比亚出口商无法(或不愿)将国外销售所得汇回国内,另一方面,进口商无法从哥伦比亚中央银行购买外汇来偿还外国供应商的债务。出口商在哥伦比亚境外持有外币(美元),而进口商在境内持有当地货币(哥伦比亚比索)。为满足需求,规避严格的外汇管制,进出口商开展互利合作,建立了庞大而有效的外汇黑市。黑市让人们无需跨境转移资金(现金或电子方式),无需依赖政府机构,即可进行价值转移。因此,出口商通过扮演进口交易的第三方,规避了法令第五章第 54 条规定,即“应将全部出口所得外汇存入 [ 中央银行]”。根据进口商的指示,出口商将本应汇回国内的外汇转移给外国出口商。反过来,进口商通过国内银行交易,使用哥伦比亚比索向出口商支付相应的外汇价值。最终进口商获得了外汇,而无需根据法令第六章第 67 条的规定进行进口登记。

值得注意的是,建立黑市体系的本意并非为了洗钱。黑市旨在规避加重出口商负担和限制进口商活动的法规。

黑市比索交易的转变

商人设计的旨在促进合法商业活动的系统,何时沦为最有效的洗黑钱渠道?答案就像黑市比索交易的创建一样简单而普通。由于哥伦比亚的出口商品逐渐涵盖合法和非法商品,两种商品的出口商需要在繁荣的黑市中抢夺外汇买家。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像商业教科书一样顺理成章,出口商为了提高在竞争市场上的影响力,将行业中利润率最高的产品降价至竞争对手无法承受的最低水平。为了抢占市场份额,犯罪组织采用了降价竞争的惯用商业手段。犯罪组织通过非法商品获得了高额利润,因此他们能够报出更低的外汇价格,既低于官方汇率,又低于合法商品出口商的汇率。

通过外汇洗钱

全球黑市出售的绝大多数外汇都受到了某种犯罪活动的影响

在打击犯罪工作中,人们常常忽视建立黑市比索交易的初衷是为了满足商业需求,之后却被犯罪组织采用和接管。“追踪资金”是反洗钱 (AML) 领域最常见的术语之一,已成为该领域许多相关实体的信条。但如果反洗钱专业人士真的遵循这一信条,又为何会忽略购买商品的资金是如何获取的?金融行业反洗钱专业人士很少关注外汇在洗钱机制中的作用,而执法部门的策略也基本不涵盖外汇。

外汇洗钱 (MLFX) 更明确指出了反洗钱工作需要关注的交易点。外汇交易是洗钱的温床。它是犯罪交易不可缺少的环节,是暴力犯罪分子和白领犯罪分子同流合污的环节。外汇洗钱的适用范围也比贸易洗钱更广泛,因为所有贸易都涉及外汇,但并非所有外汇都涉及贸易。人们有时还会在黑市购买外汇,用于度假、支付大学学费、投资和储蓄。

打击外汇洗钱的方式也比打击贸易洗钱的方式更加直截了当。这主要是因为现有的推荐策略(贸易数据分析、单价分析、价值高估 / 低估识别、双重发票等)可有效识别海关欺诈,而无法有效识别洗钱活动。海关欺诈是一种复杂且技术性很强的违法行为,金融机构 (FI) 难以识别。但是,如果金融机构主动核实客户使用的外汇是来自合法市场还是非法市场,并要求客户核实其客户使用的外汇来源,就能轻松打击外汇洗钱活动。在这种情况下,“了解客户之客户”原则可以极大地降低金融机构的法律和声誉风险。

全球黑市出售的绝大多数外汇都受到了某种犯罪活动的影响,包括逃税和企业犯罪。遗憾的是,由于政治动荡和经济政策的原因,在一些国家,无论是合法商人还是犯罪分子,他们唯一能够获取外汇的地方就是黑市。然而,法律并不会区分个人违法的初衷是好是坏。短期而言,对外汇进入金融体系的来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助于刺激贸易和商业的发展。但从长远来看,由于大量黑市外汇进入金融体系,如果不提出这一至关重要的问题,不仅会让反洗钱努力持续落空,还会让反洗钱专业人士逆势而行。

执法部门工作重点

刑事调查的重点是利用贸易交易来查明和瓦解贩毒组织。贸易被视为解决各种犯罪和恐怖组织资助活动和洗钱活动的关键。虽然贸易是打击犯罪和恐怖组织的重要因素,但仅仅追踪贸易,往往无法查明毒贩和恐怖分子。相反,追踪贸易将查明参与海关欺诈和走私的企业和个人(其行为本身也属于严重犯罪,需严厉追究责任)。为了查明毒贩和恐怖分子,执法部门和反洗钱专业人士需要追踪外汇本身,而不是用它购买的商品。这就需要确定黑市外汇经纪商销售外汇的来源。这是一种“经纪商向后”策略,而非“经纪商向前”策略。

当售出或兑换外币时,人们往往会在收到所需等值货币时打消对售出货币的担忧。犯罪组织和恐怖组织也是如此。一旦从经纪商那里收到外汇付款,他们就不再关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交易流程继续推进,尽管外汇仍然与犯罪脱不了关系,但资金购买者只会简单了解犯罪情况。凭借经验,他们知道自己购买的外汇涉及某种非法活动,但无法了解是哪种犯罪活动,也不了解确切的参与人员。对于某些司法管辖区的某些情况而言,买方将面临民事或刑事处罚(在他们继续刑事违法行为之前,那时他们将面临更多的法律风险)。相反,犯罪组织出售购买货物使用的外汇,稍后进行走私,其犯罪行为却逃脱了刑事处罚。

结语

外汇管制催生的外汇黑市继续为犯罪和恐怖组织提供洗钱渠道。此外,外汇黑市夺走了各国从关税和税收中获得的大量收入,也刺激和促进了公共腐败。因此我们必须制定适当关注打击外汇洗钱的策略,涵盖所有相关方犯下的所有罪行,以取得更好的成绩。策略最重要的方面是明确反洗钱专业人士的追踪目标以及如何识别目标。追踪贸易,识别贸易违规者;追踪外汇,查明犯罪分子和恐怖分子。我们的理念并不是某一种犯罪比另一种犯罪更为严峻。相反,我们应采取适当的策略,同时打击黑市外汇相关的需求方和供应方。

John F. Tobon,佛罗里达国际大学全球金融犯罪兼职教授,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jtobon@fiu.edu

  1. Robert Grosse,“Colombia’s Black Market in Foreign Exchange”(哥伦比亚外汇黑市),World Development,第 20 卷,第 8 期,1992 年 8 月,https://doi.org/10.1016/0305-750X(92)90010-S,1193 页 – 1207 页。

The post 贸易只是转移注意力的幌子 appeared first on ACAM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