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绝钱骡 保障金融机构安全

0
41

多年前《今日 ACAMS》发布关于“拆分洗钱法”和“钱骡” 1的专刊以来,洗钱活动不断升级,手法翻新,复杂程度和规模均得以提升。部分读者可能并不了解“拆分洗钱”这个术语。据称,“拆分洗钱”最初指哥伦比亚的贩毒集团利用“蓝发”老年女性组成的大军进行洗钱交易。美国国土安全部计算机应急准备小组将“用于运输和清洗黑钱或某种非法商品的人”称为钱骡。 2

但是,金融机构正面临日益严峻的挑战,如何抵制与企业账户盗用、大规模信用卡欺诈、“勒索软件”网络攻击和虚拟货币盗窃等高风险电子犯罪相关的洗钱活动。 3此类犯罪通常由离岸犯罪分子发起,可能需要受害者所在地附近的国内资源及金融机构对资金进行汇总、“清理”,并退还给犯罪分子。因此,尽管随着技术发展,转账和金融交易已进入新时代,包括从在线银行到点对点 (P2P) 移动交易,再到数字货币和“数字钱包”,但如何区分犯罪分子的非法收入这个传统问题依然存在。

21 世纪的钱骡

进入 21 世纪,钱骡的主要任务变成推动清洗电子犯罪获得的非法资金。对于个人犯罪分子和有组织犯罪组织,利用钱骡汇总、转移非法资金已成为越来越广泛使用的洗钱手段。ACAMS反洗钱网站 moneylaundering.com 近日发表一篇文章4 ,表示钱骡是网络犯罪活动的首选资源,因为拆分洗钱人员和“拆分洗钱法”已成为 20 世纪清洗硬通货的过时手段,硬通货通常来自毒品交易等现金密集型犯罪。另外,美国司法部最近针对钱骡开展一系列刑事调查,发现了跨国犯罪分子与钱骡产生的协同效应。 5由于电子犯罪本质上由与受害者相关的第三方进行,因此需要同样无定型的远程过程来寻找和混淆非法收益。

建立无定形的匿名网络,推动非法资金转移,有以下几个优势:首先,被招募成为钱骡的人可能彼此相识,但通常不认识。使用远程招聘工具,例如在线广告“寻求帮助”,可以从任何地方雇用个人。参与者可能来自有组织的欺诈团伙、家庭主妇、大学生、待业者,或试图通过副业或“小生意”赚钱的人。因此,钱骡库十分庞大。

第二,犯罪分子与非法资金流动之间存在联系,从本质上而言,这貌似合理。尽管策划者可能参与上游犯罪,但其没有直接参与洗钱,保持相对安全的距离,以此来避免被逮捕和起诉。钱骡通常用现有或新开立的银行账户,通过转账服务,如 MoneyGram 或 Western Union 等第三方付款供应商,或购买销售点借记卡产品来进行交易。他们进行销售或交易。资金在策划者的控制下转移至另一个账户(处置和离析阶段),他们的工作就完成了。此外,在策划者看来,如果钱骡被逮捕,无论在任何情况下,策划者也绝不会与钱骡的洗钱活动扯上关系。

第三,将交易“分解”为较小的金额,分配给各个钱骡,这样可以躲过金融机构的报告要求、控制和预警机制。

金融机构的机制包括现金交易报告、一线“危险信号”、内部控制警报流程以及用于识别和监视可疑活动的自动化解决方案系统。一旦机制被触发,金融机构采取行动,犯罪分子将由此产生的损失归为“经商成本”,用其他¬钱骡成功转移的资金来抵消这些损失。

资金随后被转移至犯罪分子网络控制下的账户,如通过电汇离岸转账,或变现,转化为策划者可以从中收回现金并重新融合的形式,例如,预付卡、银行本票等可转让票据,或买卖苹果公司产品等高端零售产品。

问题的根源

要进一步了解 21 世纪钱骡发展的方式、方法和动机,需分析电子犯罪分子开展业务的结构。自互联网诞生以来,犯罪分子和黑客,尤其是境外人员,一直在试图利用计算机技术的优势,跨越地理、语言和法律的障碍。随着黑客可以肆无忌惮地强行进入政府、私营机构和个人网络 / 计算机,显然,技术可以成为收入的来源。最初,犯罪分子专注于身份盗用和信用卡欺诈。6 除了其他欺诈相关重大犯罪(例如医疗欺诈7 )的无止境循环以及需要掩盖不义之财之外,还需要一种更有效的手段开展非法业务。因此,欺诈、信息技术(主要是与互联网相关的防御策略和合规性有关的信息技术)和洗钱风险已经重叠,显然当前已与电子犯罪活动挂钩。

Venn 图 1



在过去二十年中,随着钱骡洗钱活动的兴起,出现了更先进的技术,即通过所谓“流入账户”滥用零售金融账户。流入账户是指将资金存入一个地理位置,使犯罪分子可以在短时间内通过不同地理位置提款来获取资金的账户。 8接下来的问题可能是,金融机构在继续履行现有反洗钱 / 反恐融资法规要求义务的同时,如何保护自己免受钱骡的侵害?

保持警惕

金融机构已开始逐渐调整其内部控制措施、解决方案系统和调查操作,以加强识别模糊的账户关系、异常交易模式和机构间可疑转账的能力。将更有效的流程和资源用于客户信息制度体系、客户尽职调查和增强尽职调查,从企业角度了解客户,金融机构可以更好地监控交易量和速度,以发现潜在可疑模式和活动。此外,应用关联分析和交易模式识别功能的监控解决方案和工具会更快速有效地触发警报,从而加快对可疑关系交易的调查。

最后,参与美国《爱国者法》第 314 条(b) 款信息共享或在美国境外类似计划的金融机构可以利用情报信息合作,来整体了解复杂的大规模洗钱机制。通过协调调查可以探查钱骡洗钱活动的范围和规模,执法部门因此可以更有效地开展重大逮捕行动,以阻止资金从合法经济流向非法经济。认识到这些挑战,美国司法部近期宣布了在美国和全球范围内实施的集中措施, 以防范钱骡的活动。 9同时,当前的问题依然是如果对当前大规模犯罪活动和洗钱行为不加制止,可能导致社会动荡,影响基于全球经济的国家金融状况、经济表现,公民的生活质量以及机会平等等方面。

Brian Arrington,MBA,CAMS,ACAMS 芝加哥分会公关总监,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美国反洗钱合规部董事总经理,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brian. arrington@cibc.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的看法和观点,并不代表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的观点。

  1. Brian Arrington,“From Smurfs to Mules: 21st Century Money Laundering”(从拆分洗钱人员到钱骡:21 世纪的洗钱活动),《今日 ACAMS》,2014 年 2 月 28 日,https://www.acamstoday.org/from-smurfsto-mules-21st-century-money-laundering/
  2. “Understanding and Protecting Yourself Against Money Mule Schemes”(了解并保护自身免受钱骡计划的侵害),美国国土安全部计算机应急准备小组,2012 年 6 月22 日,https://www.us-cert.gov/securitypublications/understanding-and-protectingyourself-against-money-mule-schemes
  3. Jeff John Roberts,“How shadowy brokers allegedly launder billions for crypto criminals”(影子经纪人如何为秘密犯罪分子清洗数十亿),《财富》,2020 年 1 月 15 日,https://fortune.com/2020/01/15/crypto-criminals-brokers-launder-billions/
  4. Silas Bartels,”Legal Brief: Cybercriminal Reliance on Money Mules Furthers Growing Problem“(法律摘要:网络犯罪对钱骡的依赖让问题进一步升级), ACAMS 反洗钱网站 moneylaundering.com,2019 年 11 月18 日,https://www.moneylaundering.com/news/legal-brief-cybercriminal-reliance-onmoney-mules-furthers-growing-problem/
  5. “DOJ Initiative Disrupts Over 600 Money Mule Networks Involved in Transnational Financial Crime”(美国司法部捣毁 600多个涉嫌跨国金融犯罪的钱骡网络),ACAMS 反洗钱网站 moneylaundering.com,2019 年 12 月 4 日,https://www.moneylaundering.com/legs_and_regs/doj-initiative-disruptsover-600-money-mule-networksinvolved-in-transnational-financial-crime/
  6. 建议阅读:Kevin Poulsen,Kingpin: How One Hacker Took Over the Billion- Dollar Cybercrime Underground(头目:一个黑客如何开展地下数十亿美元的网络犯罪);Brian Krebs,Spam Nation: The Inside Story of Organized Cybercrime(垃圾邮件之国:有组织网络犯罪的内幕);Misha Glenny,DarkMarket: How Hackers Became the New Mafia(黑暗市场:黑客如何成为新黑手党);JosephMenn, Fatal System Error: The Hunt for the New Crime Lords Who are Bringing Down the Internet(致命系统错误:寻找关闭互联网的新犯罪头目)。
  7. “Health Care Fraud – Criminal Investigation (CI)”(医疗欺诈——犯罪调查),美国国税局https://www.irs.gov/compliance/criminal-investigation/healthcare-fraudcriminal-investigation-ci“; Vicksburg Man Pleads Guilty to Health Care Fraud, Money Laundering, Aggravated Identity Theft, Mail Fraud, and Contempt of Court”(维克斯堡男子承认医疗欺诈、洗钱、重大身份盗用、邮件欺诈和藐视法庭的罪行),美国司法部,2019 年 8 月 2 日,https://www.justice.gov/usao-sdms/pr/vicksburg-man-pleadsguilty-health-care-fraud-money-launderingaggravated-identity
  8. “Update on U.S. Currency Restrictions in Mexico: Funnel Accounts and TBML”(美国在墨西哥的货币限制最新动态:流入账户和贸易洗钱),金融犯罪执法网络,2014 年 5 月 28 日,https://www.fincen.gov/resources/advisories/fincen-advisory-fin-2014-a005
  9. “Justice Department Announces Landmark Money Mule Initiative”(美国司法部发布打击钱骡的标志性计划),美国司法部,2019 年 12 月 4 日,https://www.justice.gov/opa/pr/justice-department-announceslandmark-money-mule-initiative

The post 杜绝钱骡 保障金融机构安全 appeared first on ACAM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