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反洗钱 / 反恐融资工作的现状与未来

0
43

第四轮互评估结果概述

为第四轮互评估工作的一部分,2019 年 11 月 15 日,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 (FATF) 完成了对日本的现场考察。根据互评估流程,工作组将在完成现场考察 27 周后的 2020 年 6 月举行的大会上采纳评估结果,并在 2020 年 8 月发布互评估报告(MER)。然而,截至 2020 年 7 月,受新冠疫情影响,日本的互评估工作已经暂停,大会也被推迟到 2020 年 10 月。互评估报告通常在大会六周后进行公告,因此本年度的报告大概会在 2020 年 12 月下旬发布。

与此同时,已经完成第四轮互评估的国家和地区,评估结果非常严峻(见图 1)。根据 2020 年 4 月 30 日更新的综合评估等级, 1在 102 个国家和地区中有 19 个得到的结果是“常规跟进”。最近于 2020 年 4 月 16 日公布的是韩国的互评估结果,然后是 2020 年 4 月 30 日公布的阿联酋的结果,二者均非常规跟进。这两国的结果将成为日本的互评估检验标准。

图 1 :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互评估现状



资料来源:由 NRI 根据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 (FATF) 综合评估评级(2020 年 4 月 30 日更新)创建。
绘制国家和地区时,横轴为PC 和NC 的计数,纵轴为ME 和LE 的计数。
除了互评估外,还对发表后续报告的国家或地区采用了最新结果。
野村综合研究所版权所有 (C)。版权所有。

日本反洗钱 / 反恐融资工作的现状

据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 (UNODC) 数据, 2全球洗钱金额估计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 (GDP) 的 2% 至 5%,合每年 8,000 亿至 2 万亿美元左右。由于有关方面未公布详细的洗钱估算数据,假如我们简单地用上述数值乘以日本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占全世界的比率5.9%(2018 年),则可知日本国内每年的洗钱金额达到惊人的 5 万亿至 13 万亿日元(约合 470 亿至 1,230 亿美元)。但据日本警察厅估算,特殊欺诈造成的损失为 315.8 亿日元(约合 3 亿美元)(2019 年确定值),而《2019 年警察白皮书》 3报告称与洗钱有关的逮捕案有 511 起。

日本国内目前还没有判处罚金的洗钱案例,自 25 年前的东京沙林毒气攻击事件以来,也没有发生大规模恐怖事件。因此,洗钱和恐怖主义从未被视为司空见惯之事。根据 2019 年《预防犯罪所得转移法案年度报告》, 4由可疑交易报告引发的逮捕案件有1,123 件,其中欺诈相关犯罪案件933 件,而搜索中涉及可疑交易报告的案件中,欺诈相关犯罪案件493 件,都占据了最多数量。

有关机构根据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反洗钱40 项建议和反恐融资9 项建议颁布了以下法律(先前还出台了《外汇法》和《禁毒特别条款法》):

  • 《预防犯罪所得转移法案》(2008 年 3 月)
  • 《预防犯罪所得转移法案修正案》(2013 年 3 月)
  • 《恐怖融资惩罚法案修正案》(2014 年 12 月)
  • 《国际恐怖分子资产冻结法案》(2015 年 10 月)
  • 《预防犯罪所得转移法案修正案》(2016 年 10 月)
  • 《预防犯罪所得转移法案修正案》(2017 年 4 月)
  • 《有组织犯罪惩罚法案修正案》(2017 年 7 月)

新版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 40 项建议的更新内容、《反洗钱和反恐融资活动指南》(AML / CTF 指南)及其修订内容以及《可疑交易参考案例》修订内容均已实施:

  • 发布《反洗钱和反恐融资活动指南》(2018 年 2 月)
  • 修订《反洗钱和反恐融资活动指南》(2019 年 4 月)
  • 修订《可疑交易参考案例》(2019 年 4 月)

然而,《反洗钱和反恐融资活动指南》被认为代表着金融厅(FSA) 的监管观点,执行行政措施的法律依据是各行业法规,例如《银行法》和《金融商品交易法》。

日本互评估报告的五个潜在要点

鉴于互评估报告、其关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后续报告,以及日本反洗钱 / 反恐融资工作的现状,日本互评估报告可能会提出以下五点:

  1. 强制执行《反洗钱和反恐融资指南》(或类似指南):基于之前在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对日本的第三轮互评估时,金融厅的监管政策不被认为“具有法律效力”,在本次对日第四轮互评估中,是否将《反洗钱和反恐融资指南》视为各行业法规以外的具有法律效力的手段,这是重要的一点。
  2. 实施罚款和处罚:基于美国《爱国者法》域外适用开出的罚款(2013 年以来已超过 150 亿美元)之外,同时考虑到亚洲各国对于罚金和对高管施加的处罚呈现显著增加的倾向,相比其他国家,单靠行政措施可能被视为“力度不够”。例如,如果某人隐瞒犯罪所得,将被视为违反《有组织犯罪惩罚法》,并判处最高五年监禁、300 万日元(约合28,000 美元)以下罚款,抑或二者并处。此外,《反洗钱和反恐融资指南》要求高级管理层了解洗钱 / 恐怖融资风险并积极参与,但在合规人员看来,高级管理层的参与度仍然不足。因此,法律将来可能会变得更加严格,进一步明确责任。
  3. 改善可疑交易报告的质量:基于互评估报告中关于改善可疑交易报告质量的意见,可能需要进一步完善日本国内可疑交易报告的运用机制。作为日本金融情报机构 (FIU),犯罪所得转移预防措施办公室(JAFIC) 一直提供其年度报告和《犯罪所得转移风险水平调查报告》,金融犯罪执法网络 (FinCEN) 则专门设有一个网站,该网站支持以多种方式提取可疑活动数据。 5此外,金融犯罪执法网络还提供了以 XML 格式提交可疑活动报告的方法,这可能对数据分析有用。6
  4. 持续提升了解您的客户 (KYC) 工作:客户信息方面,金融机构 (FI) 一直在快速升级开户过程,这可能需要实施持续了解您的客户工作,包括定期更新客户信息和交易风险。正如在海外案例中看到的那样,开户后一段时间内交易正常的客户,可能会突然开始向朝鲜关联公司汇款。将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以风险为本的方法 (RBA)建立洗钱 / 恐怖融资风险管理制度体系,持续进行风险管理,《反洗钱和反恐融资指南》将其定为“金融机构必须采取的措施”。
  5. 提高信息(包括受益所有人信息)质量:由于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的方法不允许基于自报信息进行确认,因此可能需要注意的是,日本境内公司注册是基于自报信息的。由于国内商业数据库也基于自报信息,因此许多金融机构很难收集到受益所有权相关信息。这尚需针对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的建议进行立法。

基于对日本互评估结果的预期,改进反洗钱 / 反恐融资工作

《反洗钱和反恐融资指南》的修订或重新制定工作,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是否认为当前指南具有法律效力。无论如何,“下次转变”很可能发生在 2020 年 12 月发布互评估报告之时或其前后。在此之前,金融机构应采取以下措施,为即将启动的反洗钱 / 反恐融资工作做好准备。

首先,最重要的是根据最新可得信息更新客户信息。虽然根据账户数量和交易类型,具体困难的大小可能有所差异,但可以肯定的是,更新客户信息是有关当局的最低要求。

其次,量化客户风险。开展这项工作时,金融机构可以参考来自全球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 (G-SIB) 的前述案例。在向金融厅提交风险评估报告之后,金融机构首先要基于固有风险和剩余风险构建简单的客户风险模型。虽然不必从一开始就构建最佳风险模型,但建议先从大约 10 种风险因素开始,定期增减风险因素,最终构建成有效的模型。

客户筛选方面,金融机构首先要处理互评估报告中列出的政治公众人物 (PEP)。在日本,对国内政治公众人物的尽职调查工作是自愿实施的。但我们建议遵守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第 12 项及第 22 项建议,而且考虑到广义的洗钱趋向于包含逃税和腐败问题,因此需要尽早制定规则。

在交易监控工作中,金融机构需要将交易风险解读为客户风险。通过及时明确持续的客户风险,金融机构可以完善风险为本的方法,还能发现在开户一段时间后“改变”的客户。

此外,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 (D-SIB) 和其他主要金融机构要优先考虑贸易洗钱 (TBML) 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由于金融机构需要匹配客户信息、交易数据和与贸易相关的数据,因此很难在基于规则的传统模式下,通过设定交易金额和频率阈值发现此类案件。例如,可能需要通盘考虑货运单据、市场价格和锚定地点,做出综合判断。但是,所需信息量非常庞大,调查人员难以收集和分析。鉴于此,一种前景较好的方案是运用有些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已开始使用的网络分析方案。

另一方面,对于主管部门来说,通过增加 XML 等灵活的数据格式,有助于改进用于提交可疑交易报告的软件“商业程序”(Jigyosha Program)。这也增加了软件程序的灵活性, 方便未来主管部门进行项目的修改。此外,XML 等数据格式与金融机构现有的反洗钱 / 反恐融资系统具有很高的兼容性,因而有助于减少金融机构的管理负担和系统负担。

结语

在互评估报告出台过程中,日本金融机构要抓住时机。无论互评估报告结果如何,金融机构都要重构反洗钱和反恐融资制度体系,至少要达到风险为本的方法的要求。开户时的风险评估和持续评估都必不可少。站稳脚跟之后,金融机构可以提升自身实力和耐力,有效打击洗钱和恐怖融资活动。

高田貴生 (Atsuo Takada),CAMS,野村综合研究所高级系统分析师,a-takada@nri.co.jp

  1. “Consolidated Assessment Ratings”(综合评估等级),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http://www.fatf-gafi.org/publications/mutualevaluations/documents/assessment-ratings.html
  2. “Money-Laundering and Globalization”(洗钱与全球化),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https://www.unodc.org/unodc/en/money-laundering/globalization.html
  3. “White Paper on Police”(警察白皮书),日本警察厅,2019 年,https://www.npa.go.jp/hakusyo/r01/index.html
  4. “Annual report on prevention of transfer of criminal proceeds”(预防犯罪所得转移法案年度报告),日本警察厅,2019 年,https://www.npa.go.jp/sosikihanzai/jafic/en/nenzihokoku_e/data/jafic_2019e.pdf
  5. “Suspicious Activity Report Statistics (SAR Stats)”(可疑活动报告统计数据),金融犯罪执法网络https://www.fincen.gov/reports/sar-stats
  6. “Supported Methods of Transmission”(支持的传输方法),BSA 电子归档系统金融犯罪执法网络https://bsaefiling.fincen.treas.gov/MethodsOfTransmission.html

The post 日本反洗钱 / 反恐融资工作的现状与未来 appeared first on ACAMS Today.